返回首页  心情故事  > 

征文稿件:记得当时年纪小

作者:佚名 来源: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:2008-1-15 9:51:50
      老大,竹子,圣诞快乐!我在群里轻轻地留下这一声祝福。其实还想跟小剑说声圣诞快乐,虽然,他已经不在这个群里了。

      “记得当时年纪小,随风逐浪没烦恼。天空就是世界,心中白云飘……”

      这几日,也不知道怎么了,心中反反复复的就是这个旋律。

      想起了那年圣诞前后。刚认识老大的时候,是在山贼门口。老大是个29级的小帅医,组了我单刷,不过却让我在小城和山贼之间来回跑了N遍。那时候可还没有土灵符这东西呢,我的腿啊,都快跑残了。老大每次都满怀歉意地跟我说对不起,我说没事,一会儿就来。兴许是觉得我好说话吧,后来老大就加了我好友。他说今天喝高了,所以操作不太灵活,晚上休息去,明天再一起玩。

      第二天晚上,老大又来了,好友上问我了在哪儿,不一会儿就找来了。我俩还是单刷。我那时虽然一身白装弱不禁风,不过全副家当倒是买了一把飞龙枪,攻击在当时也算是满高了(现在看的话,简直是北极寒……)。我和老大边聊天边刷,分心的后果——照样是我有时候挂回程再千里迢迢地跑来。

      后来老大又组了几个打手,不过都不太稳定,直到竹子、小剑陆续加进来队伍。老大一个医生给我们三个打手加。我们三人都挺默契,看到谁被山贼围殴了,就不约而同地去救。渐渐地,大家的心头也许被这一股暖意给柔情化了,一边刷怪一边聊起天来了。竹子也是个女枪,长得跟我一模一样:红头发,穿30枪衣,手里拿着飞龙。更有意思的是,我俩打出来的伤害值也差不多。我笑说,我们俩是双胞胎。老大和小剑一看,也笑个不停,说真是一对高攻姐妹花呢。

      谈谈笑笑之间,时间又快12点了,我们四个人准备收队下线。到山贼门口集合、道别的时候,我建议说,反正都是要跑回城的,要不,我们赛跑吧。老大、竹子、小剑一听觉得有意思,都收住脚跑回来门口,问我怎么比赛法。我说了一下规则,于是我们4人排成一线听口令起跑,然后以玄渤城南门为终点,一个个头也不回地冲向目标。忘了谁是第一,不过,最后一名就是我,哈哈,后来都成为他们的笑柄了,说我每次下线前都说要赛跑,可惜每次比赛最后一名都是我。无语~~~~

      但是,不可否认的是,那次的赛跑真的成为了我们四人友情的起点。我们在终点互相加了好友,之后,只要有上线,就在好友上叫来一起刷。每次下线前,照样都赛跑。

      我们在4线认识的,后来我们一直在4线玩。从山贼,到小山,到绿林,到竹林,到老虎;约好一起二转,一起三转;谁被怪围殴,其他的人就一起上去解救。人家都说我们是团结友爱的一家子。这倒是没错的。因为我们已经在这么久以来的相处中,互相信任,还按年龄排算过了,说要做江湖里的四兄妹。于是,就有了老大这个称号;竹子叫我姐姐,我叫竹子妹妹,一对姐妹亲亲热热的,特别是在对付组队里的“色狼”时,两个伶牙俐齿的姐妹一唱一和的,能把对方给噎死^_^;小剑最小,所以我们三个就送了他“小剑”这个昵称。

      那个冬天我们几乎没有分开过。我们很努力地刷怪,努力地赚钱,互帮互助,最后每个人都拥有了自己喜爱的披风和武器。我心爱的益宣枪和凤罗长今,竹子着迷的玄冥枪和冰晶雪舞裙,还有老大梦寐以求的Q8杖和妙四披风,当然,不能忘了小剑的青魄剑和云天青龙铠。虽然我们四兄妹有正有邪,可是在那个南明湖地图还没开发的岁月里,没有纷争,没有仇杀,我们只有欢笑。江湖的许多角落里都有我们四兄妹站成一排的留影:或者眼睛弯成月牙儿般的微笑,或者龇着大牙贼兮兮的傻笑……

      笑容如今还洋溢在脸上,往事仿佛也只是一转眼间,可是屈指一数,玩江湖也将近三年了。当那些欢笑的岁月岁月沉淀成记忆,定格成电脑中一张张温馨的截图时,我知道,我们的心中犹自清晰地烙着那个虽然年少轻狂、但依然纯真的年代,从不曾遗忘——

      “记得当时年纪小,你爱谈天我爱笑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