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  心情故事  > 

征文投稿:江湖梦未醒

作者:佚名 来源: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:2008-1-15 9:47:54
      御风而驰,神武门前站定。

      四下环顾,景色依然。秋叶落,白衣飘,记忆翻页。

      初识门人,铁甲,人声鼎沸。羡慕中,已在其中。

      笑语喧哗中,巧笑嫣然,繁华后,寂寞更甚。审视,原来,自己还是寂寞老友,一直未变。应对,会累。犹豫,退出,叹息,迎向寂寞,重拾Q4,独行江湖。

      三转任务,独行中,到处问:有打手要做三转任务否?未果,恨自己,为什么练个医生?若为打手,何来如此艰苦?但医生陪自己那么久,想要丢弃,好难。三天,始成。

      二月后,再遇故人。措然中,重成门友。却不知,这一入,从此天地已是不同。常自问:若知今天结果,是否会再加入?没有答案。

      交谈,超医不解:二姐,你变了。不像从前的姐姐了。笑:超,江湖中,凡事自己打理,怎能不变?环境造人,原是至理。

      任务,怪打,追命惊:Z,防好低,鞋子给你,快穿上。顺从接过鞋子,暗叹:追命,自初遇到再遇,交情不深,你戒心太轻,不怕人骗吗?任务完,还回鞋子。但暖意在脚上。

      独行中,门里追命在问:Z,做什么呢?跑啊,在跑路。怎么不用符?没钱吗?来我这儿拿。温暖,独行近年,以为自己可以,原来原来,任谁,都需要关怀。

      门练中,门主豪气:字母,把追命送你吧。笑:留着他吧,好为门里引多些美女,光大门户。追命不肯:什么呀,人家卖艺不卖身的。众人大笑。

      随笑。

      追命升级,兴奋,换新技能给大家看。笑他:追命,离远点,别让我看到,太太太难看了。追命走离视线,气急:好,你完了。怕他生气,回言:追命,我开玩笑的,其实很好看。追命不理:没用,已经得罪了,生气了。-耍赖:反正是完了,破罐子破摔好了,好好得罪。望追命口呆样子,大笑,然后骂自己,好坏。

      渐行,感情渐深。终有一天,追命问:Z,做我老婆好吗?问自己:是否喜欢这个人?心中有窃喜在,答案是肯定的。反问追命:别人要通话,要视频,才肯要老婆,你听未听过,见没见过,不怕被骗?追命笑:你能骗什么?我能骗什么?就算被骗,也认了。是呀,能骗到什么呢?只为这份信任,这份温暖,哈,未被验明正身,就做了别人老婆。刺儿渐渐收起,慢慢回复本性,过上了只练级,不考虑所有琐事的生活。

      字母,字母,哎呀,原来自己的名字竟然被人直接翻译,且令人头痛。无盐,无言,呵,从此更正:叫我无言。认得的朋友都叫无言,只除了一个人,开始时叫Z,现在叫老婆,么么。

      门散,进新门,只一个条件,要带老公。追命买了新披风送无言,好开心,不敢快跑,怕弄脏新衣。闲逛中,遇人为情人出高价买新衣。感他情深,试探问追命:老公,卖了给他吧?追命回:你若认为追命的心只值那么多钱,那你就卖了吧。心好酸:老公,你的心在我这儿保管,不在披风上。追命只回:随你,但你要卖了,以后不要来见我。坏么么,就会吓我。但是,么么,你难道不知,若有人想要买你心,无价的。也不全对,有价,但有前提,带上老婆,买一送一。呵。

      练级中,想做队长,不为别的,只为追命来了,有位子给他,让他不再去找队。呵,其实其实,是自私,不想让他离开视线。

      门里好友渐多,亲昵也多。笨蛋妹妹在哪呢?在笨蛋之家呀。我笑。关心多,压力来,望着自己信条发呆:君子之交淡如水。可水如今已成酽茶。心音在响:归去,归去。问:无言,无言,现在抽身,是想淡如水,还是怕曲散人终的凄凉?不敢正视。离开,来是二人,去是二人。

      和追命并肩而立,像俩个无家的孩子。么么,建门去吧,我们建个家。好。追命一如既往,只要老婆开心,什么都好。叹:好好先生。

      醉·吾言风会。

      有了自己的门,有了心爱的人,风雨中有人同行,原是美妙的事,愿这份美妙永在。心中合什,暗暗许愿。

      行行复行行,甜蜜虽多,但酸痛记忆更深。追命告诉无言:换个称呼吧,以后不叫老婆了,但关心仍会在,好吗?泪下,拉住追命衣袖:么么,不要走,陪我好不好?好,不走。好好先生答应。

      追命留下。

      追命,为什么会留下?怕我眼泪吗?有了初次,还会有下次吗?不敢深问。无言,一直是你在提要求,让他说好。是否,太自私?不肯放手,是因为爱,还是因为你习惯了做菟丝,没了磐石,不能生存?

      慢慢走在神武,拾阶而上。背后洒落一地回忆。追命,追命……。满纸追命,够了,已太多。无言,江湖里太多回忆,还能再负担吗?若能再选择,你会要过眼云烟的朋友,还是回忆?我们让无言归隐,把回忆丢掉,换个身份,换个心态,再来重闯江湖如何?无言,看你泪凝于睫,不舍吗?但是但是,戏已接近尾声,早一分,晚一分,有什么曲别?你难道还参不透?

      微风中,一个人影由远而至。微笑迎上:么么。

      伸手去,人影碎。叹息,原来,还是梦。

      细雨飘,仰望,顺脸滑下,神武越来越远,袖中,明珠滑落。

      还君……